大发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直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16:58:4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1997年回家那次,她把张玉环坐牢的事情向同事坦诚相告后,当她再回到深圳,她发觉同事们看她的眼神不一样了。年轻的小伙子会故意把手搭在她的肩上,说:“你老公都坐牢了,他不会再回来了。”宋小女用力地甩开,抓起桌上的杯子往他头上砸去。“我家张玉环是在坐牢,但他是被冤枉的,他是清白的!”她声嘶力竭地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思念至极,她只能用下牙咬住上嘴唇,轻声抽泣,唯恐被同宿舍的同事投诉。就这样,宋小女经常哭到眼泪模糊地入睡,又在头昏脑胀中醒来,开始次日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保刚说,回到妈妈身边后,他们的关系逐渐缓和,但他和哥哥因为读书不多,都很早就离家打工了。这也是宋小女最懊悔的事之一:保仁才念到初中,保刚则是小学都没毕业就辍学了,“早知道这样,应该早点把他们接到身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小女问:“张玉环你到底有没有杀人,如果是,你就告诉我,以后我死了,你没必要骗一个死人吧?”张玉环哭着说,他真的没有。那一瞬,宋小女忽然又不想死了。她觉得,自己受的苦和张玉环受的简直不值一提,“既然张玉环说他是清白的,我就要活着看到他出来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3岁男孩杀女童案开庭 死者母亲:女儿死得如草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遇害女孩王某母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于昨日(8月6日)收到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传票,称此前受理的生命权纠纷一案将在8月10日下午两点半复庭宣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玉环回家第一天,宋小女因激动过度昏倒。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玉环出事后,宋小女终日以泪洗面,大嫂看她日渐消沉,便提议让她帮忙在街市上卖蔬菜。但没过几天,大嫂就察觉出不对了,宋小女每天卖菜挣回来的钱还抵不上她采购的成本。阿娣就陪着宋小女一起,她这才发现,宋小女仿佛魂被勾走一般,2元钱的蔬菜,顾客给10元,她倒过来给别人12元。她对宋小女说:“小女啊,你这样下去不行,你还有两个儿子要养,要不你出去打工吧,远离这个伤心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吴国胜大声地骂她:“你现在去死,我也要花3万块把你埋了,不如你拿3万块去治病,我们赌一把,行不行?”宋小女点头答应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玉环一直不回家,宋小女急哭了,婆婆张炳莲见她伤心,拉她一起信基督教。在张玉环被抓走的两周后,宋小女在和婆婆一起做完礼拜回家的路上得知:张玉环的案子“已经定了”。